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そこにあるだろう。"

"あるはずがない。"

-空中楼阁。

以后就放这几只固定第一队。既方便对面完成日课又可以晒欧报复社会。

终于肝出三日月了,超难速度飞快。每天都可以吃到三山了……真好。这大概是我喜欢时间最长的cp……


安息了。

再存一下这个。最后那张是今天弄手机端开的小号,然后一发……然后联动给小家伙了,两个号玩不过来。虽然他对这个不感兴趣。
两天内三个虹底全赌到了,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
深夜玩游戏就会觉得玩游戏是很空虚的行为。
但是,"那什么才不是空虚呢。世间真的存在并非虚无之物么。"
向屏幕那端发送这样的信息。然而并未期待得到相应的回复,一定是一如既往无痛无痒的早安和拥抱。
又开始玩游戏的理由是日语考试。
真实的理由是,电脑上终于弄好了网络,翻过那层墙,"现在做什么都可以了。"一直以来的执念达成。十分凑巧,家人忽然送了新手机,没有root也能安上谷歌挂上代理。
啊,用到现在的手机已经是属...

存个纪念。初玩3日4花齐全被被85级,我觉得这是我欧和肝的巅峰了。每天一边读书一边点没有虚度人生的感觉…原来的号找不到的时候很难过,但是过几天把原有的刀收集齐的时候就可以想"我的刀并没有丢失"了吧。

无光之海和坠落伦敦并不是克苏鲁¶ω¶

存一下,这话太精辟生动…不知为什么我卖不出安利,能陪我一起玩游戏的看见都是英文就绝望只能看我截图跟他喋喋不休,看得懂英文的都不能陪我一起玩,我更绝望…

Fadewalker:

最多也就是叙事和审美有洛式风味,跟克苏鲁世界观内核完全相反。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海豹崩溃翻滚)


虽然我可以理解这么说的人,我刚玩那时候也这么说过,但你真正玩下去剧情就会发现不是。沦敦与无光审美略微黑暗,叙事碎片化,但世界观的真正内核炽热真挚感情丰沛,几乎可以说是与洛式强调的绝望压抑水火不容。巴扎、Flukes和海兽或许有触手但都不是克总,它们的地位和战斗力比起克总都是渣渣,所以最好不...

玩炉石看见吉安娜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清澈透亮,稚童之眸。他凝视曾属于自己的眼睛,风声徘徊于整片洛丹伦大陆,森林低语其名。父亲与恩师向他讲述荣耀,教导善良爱民之道;圣光庇佑他不畏险阻,指引前路。作为符号近乎完美,作为人重望压身。曾救下的男孩被邪术折磨蚀尽原本身躯,瑟缩于铁笼口淌涎水。他的救赎便不再存有话语,仅剩圣光或剑。背弃,孤独,屠杀,手刃。人类王子的传说伴随钟声与花戛然而止,洛丹伦的骄傲堕入黑暗。祈祷蜕为诅咒,呼唤掺杂鄙夷,最终万籁俱寂,魔剑不分昼夜驱使下命。此后他只看见黑,光明遥远而惨淡,接近时即由他踏碎。于是剑刺入胸膛,理想化的虚影哀鸣消散,他的脏器与胸前坠链同样冰冷。而缥缈某处,时光倒转,奎尔萨拉斯层林尽染。年幼的王子阿...

小学听这首歌与对二氯苯一样惊为神曲,找到日文歌词,细看字词蹁跹华美,惊为神作,其情悲切,其曲激昂,闻则恸哭不止。恍若物语,朦胧晦涩。后来抄下歌词与假名学唱,由于循环过无数次,一遍即通。


我没拙劣模仿文言,试图介绍应一下景,不然我都不好意思贴歌词。……


结果还真的是个……很悲伤的故事。


秋姐的版本很棒,无可挑剔。个人原因偏爱连与犬犬的版本,网易云上没找到。


日文歌词来源已不可考。翻译搬运自百度知道,煌须珠的回答。分割线下解说及四部作介绍亦全部出自其手,以表尊重,未作丝毫改动。


修罗之庭


作词:マイナスP

作曲:マイナスP

编曲:マイナスP...

2015年的东西。实际上,这是日记。

其中过激程度最轻的。已经是看起来最接近"正常"的部分。

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呢。…今天陪母亲去健身房使用器械运动。跑着跑着,因为太累,我仰起头看着上方的光。我想起了以前的感觉。于是我说了出来。

“炽烈的、干燥的阳光。啊。炽烈的、干燥的。我以前也这么跑过。呼吸到在德国一样的含有细小冰片的空气,我觉得体内阴暗的东西都被蒸发了,所以我自己也被蒸发了,轻飘飘浮到天上。我曾以为那是快要死了的感觉,原来那是希望的感觉啊。我以为快要死掉了,原来那是希望的感觉。啊。如果我早一点发觉就好了。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呢……没事,现在也不晚……知道了就好。”...

写《葬送夜光》前听的。今天推荐给朋友的时候说,这歌绝望,也有希望。 因为有希望,就推荐给你了。歌词搬运自网易云音乐。"highになって ハイになった"一句,个人认为可以有多种翻译理解方式。比如,灰训读为はい,所以可理解为"逐渐升高,成为灰烬"。十分精妙的可能性……充满魅力。也可能是误解。如果进行了误导提前抱歉。


darkness


sleepy.ab

作词:成山剛
作曲:成山剛

歌词:夕映都市
翻译:食腐crow

部屋に散らばった妄想が止まない
散落于房间的妄想无法停止

宙にシャボン玉が
漂浮在空...

找到OP了。虽然卖不出去也试图安利。游戏中文译名黑玫瑰嫌犯,剧情画风CV都无可挑剔的非常棒的悬疑推理类游戏。会发现各种大牌CV,比如下野,比如诹少,比如绪方姐。主要角色设计担当是贞本义行。而且这个OP,太戳。


虽说是悬疑推理类,关卡进行方式是自动战斗。拥有卡牌育成系统,悬疑推理的部分全是剧情和背景等。游戏设定很特别。以至于我不知道该如何分类。


剧情主要围绕着弟控男主寻找曾经是兄控后来对他哥失望的失踪弟弟展开……不是。剧情简介出来就没意思了自己看故事就好。


不过游戏玩法不太人性化,抽卡系统出SSR几率很低。不过只要欧或者肝这些全都不是问题。


我想卖不出去安利可能是因为我太...

同名文BGM。本来想完结放出,不过那个应该不会完结了。正好今天翻译了歌词。复制一下在网易云的评论:“歌词翻译已提交。然而我的水平太差劲了…尽管努力使其准确通顺,仍然无法满意。无法好好表达歌曲原本的意思。……很难过。如果有谁发现谬误麻烦指正,十分感谢。”就是这样,自己的翻译看起来很蠢。然而并没有厉害的人去翻译,尽管应该存在谬误,聊胜于无吧。正好4月13这个日期我很喜欢。与上传网易云音乐的是同一版本,反正翻译者是自己,不需要授权。


真冷门,明明好听。在国外也是这样么。不知道,也没有知道的必要。


錆びたアーケードの空と一番街の淵

生锈拱廊穿过的天空与一号街的深渊


思考...

《葬送夜光》。同名文BGM 。因为翻译很到位没有自翻的必要,按翻译者声明内容丝毫未改动,稍微改了下格式而已。非常喜欢的单曲循环一个月的良曲,不知为何在国内冷门得奇妙。不知道国外是不是也这样。


葬送夜光


作词:六歌 
作曲:六歌 
编曲:六歌 
歌:初音ミク 
翻译:yanao

窓辺にざわめく风の音から 迎えが来たと知った 

从窗边骚动的风声 得知你要来迎接我了


朽ちるは摂理で悔いはなくとも 愿わくばあの场所で 

腐朽虽是定律而不会后悔 但无论如何请在那处 


まだ子供だった二人がはしゃいだ 思い出も今は水の底 ...

虽然写了一通宵但是完全没有后悔的感觉真是太好了,我们去睡觉吧。

【尸鬼/彻夏】葬送夜光

风声。

窗边躁动的风声,流过冷杉木的风声。拂动枯萎花瓣的风声。环绕小出工房的风声不停不歇。风声灌入武藤彻的耳道,淌进脑壳。风声滑下脊椎,浸透双腿。足尖生长着风声,风声从指尖如小麦新芽破土而出般裂开,汇入环绕工房的风声。何处没有风声呢。毫无定义的风声流过血,就成为血的腐烂气息。流过花,就成为花的浓重香氛。风声不具有罪。流过存在罪孽的事物,风声就被钉上罪孽的印记。风声本来的形态无人关心,因为风声具有定义前不被人所见。当它能被感官接受时,即染上其它事物的色彩,不再无色透明,不再纯粹。风声失去虚无的特质,风声得到意义。风声被判决。风声被接受,风声被销毁。风声在耳内临终,被赋予新的姿态,枯萎而成为养料...

因为我的兴趣包括且首位是自言自语。

一个人畜无害(大概)的游戏推荐。

突然 良心发现 想起来,推一些手机游戏吧.

部分含有恐怖表现或者易导致噩梦的内容.推荐的标准要么是剧情要么是美工。除了轻松益智类的标准比较特殊…

解密或剧情(放在一起是因为我玩解密类都是为了看剧情…)类:

逃离方块系列,

弗兰的悲惨之旅
(两年前玩的,记得那个时候的版本似乎还不完整,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做完了.),

行尸走肉系列
(对,是游戏.重点在于剧情.),

玩过的非常多极为不适合推荐的就不推荐了.

这是一个分割线,下面的游戏更偏向于……某方面。

请出示文件
(Papers,Please.十分经典且有趣…有趣。对了不是手机端的但是界面总让我觉得像手机端.),

西港独...

怪物很喜欢唱歌。在它还认为自己属于人类时,它渴望拥有听众。如果有人肯耐心倾听它燃烧生命而唱出的歌声,或者说喜欢怪物的歌声,怪物会非常非常开心,非常非常感谢那个人。

但是怪物不能唱那种歌了,因为它发现自己是怪物。它不想让曾经感谢的人失落,害怕看见他们厌恶的目光。怎么办呢?怪物想了想,只要咆哮到他们都远远离开自己就好了,只要告诉他们自己是谁也不需要的怪物就好了,全是自己的错,全是自己不配他们的关心。这样谁都不会被伤害,这样谁都会渐渐离开。嗯,果然我真是太聪明了,怪物自言自语着又笑了出来。

[Z Prpject]与谁都无关的幸福的童话故事

因为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样子 体内一直有两个声音

其一告诉我善待他人,心怀感恩,温和安定,不可妄语。

其一剥下我的表皮。当我聆听这个声音更多时,皮肤就褪去一层,露出底下更苍白的色泽。

按照引导我向着温暖的声音去联系世界时,我确实收获了一些快乐。依照自己的准则,我不说谎,诚以待人,打从心底感激向我施以善意的人并努力用善意回馈他们。尽管我认为自己很快乐并希望与我接触过的人更加快乐,这并没有抹消我对外界的恐惧。

当我信赖过的两个存在先后离开时,恐慌完全攫住了我的影子。因此我到哪里也躲不开这种恐慌,影子在黑夜里就是整个世界。像一年半以前一样,每一夜都是噩梦,每一夜的梦境都血肉模糊,充斥着可怖的鬼脸...

还是那个牢骚

对,角色平面化。

设想有个角色,“爱好甜点的魔女-小蓓”。为什么叫小蓓呢,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好了,假设这个角色搁在某个全民xx的游戏里。她可能没有人物介绍,只有画风粗劣的勉强称为立绘——因为没有适合的替代称呼——的形象,和人物数值,二星,俗称"废物","垃圾"。很大一部分全民xx类游戏玩家喜欢这样称呼数值低稀有度也低的角色。因为他们没有前途,没有性格,也不好看,除了降低抽到稀有角色的几率一无是处,没有任何存在意义。而那些免费玩家攒钻到死也抽不出来的稀有角色,六元钱首充就送一个,虽然是"最垃圾的五星"。

假设她搁在某个摹仿外国某...

【APH/冷战组】Dead end street.(1)

本来是情人节贺文。有着不想在春天发的执念..半途沉迷游戏没写完.五毛钱恐怖故事,含有可能令人不适的描写.慎入。…通篇各种意义上的低能预警[.]

Dead End Street.

头又掉了。

你踩进泥泞绊了一跤,以此为契机,头颅骨碌碌滚下去。那颗头像只金色刺猬趟过水洼奋勇前冲,撞到玻璃橱窗才停止。纵使失去它,感知到的东西依然不变。食物不会因为拥有色泽与否更加丰盛,但若无法监测热能,咸鲜的热狗会藏在黑暗中将你射穿。你将高威胁的猎物称作热狗,肥腻些的充当炸猪排,细痩的……除非将要饿昏,你实在不愿打他们主意。这类食物经常发出震耳欲聋的高分贝叫喊,并且肉量太少,若与同族分食便不剩什么。

你时常怀...

整理了一下喜欢的歌。

个人向单曲循环歌单。

试着用手机放了超链接。

都是个人曾经单曲循环过或者觉得一直听也不会疲倦的。很想放Mah的宗派但是网易云里没找到。大概是从中学时代开始这样感觉的歌,小学时的以后再整理个歌单吧。那个年纪在听麦当娜和V家(现在也在听)。

没放进古典音乐(大概)因为太多了。

风格很杂。上一首还是摇滚下一首就是很缥缈的歌这样…推荐的食用方式是开随机播放。

很多歌按接触时间整理的。追溯记忆想到哪首就放进去,所以最近循环的反而编号更大。超时空要塞F的歌算童年回忆了…不过打乱顺序的也很多。金田一少年系列的没放进去。

推的P主也在里面。恶ノP和wowaka没放因为小学就在听了…后来Neru→ト...

[冷战组‖短打]一块情人节小甜饼.


“有时我还挺怀念那段日子。”

阿尔弗雷德啜了一口邻桌推荐的香草奶昔。一定很适合你啊,曾经针锋相对的家伙坐在一旁温和微笑着说,你不是喜欢冰激凌么?他们习惯每周末到这家咖啡馆碰面,迎着午后日光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起初他险些反唇相讥,直到望见伊万眼里确实没有嘲讽他幼稚的神色。连他的眼神都被阳光柔和了棱角。

“你只是怀念你自己,美国。你怀念你的孤独。”

他会这么回答的。如果是伊万,除了沉默一定会如此回答。

所以没有言明的必要。答案早就了然于心,他们不需以对话缅怀过去,于是阿尔弗雷德也从不曾提起。他笑着举起纸杯,轻轻碰了一下伊万手中的。某种老派的、他曾嗤之以鼻的礼节。然而此时此刻,这是属于他...

一个脑洞很大的冷战组僵尸梗 写了4k改文风也来不及了 在想怎么自圆其说符合一点点逻辑减少bug 然后他来了这么一句.

良心不会痛么。(.

写完之后今天才听到。稍微有点遗憾..因为和虚空迷之高契合,早点听到的话绝对会当作BGM单曲循环着去写啊..好奇这首歌和「からくりピエロ」的关系。晚安.早安。

莫西顾:

RIP.

来了LOFTER,才知道还是这里安静啊。没有热搜榜,没有新闻,没有头条,没有恶意猜测,没有费尽心思的编撰,没有虚情假意的迎合,没有盲目追逐的人群,只有安静。

在一些不理智,偏激的人眼中,你的所有情绪都是要“溢于言表”的。他们热衷于在别人的人生中为自己排戏,认为自己是个多重要的角色,我只想说是我的话,鸟你个屁。少些第一人称,少些道德绑架吧,也要知道——长歌当哭,须在痛定之后。


目覚めて 「君は...

【APH/冷战组】琼斯丢了份回忆

没修过(懒得改),不是诗,互攻无差.忽略bug.低能预警[.]

《琼斯丢了份回忆》

琼斯丢了份回忆,
日落辗转星升寻,
搜遍脑海忆深处,
断片残垣空无物。

朝阳映海沙软细,
大西洋岸螺贝栖,
踏木乘舟启旅途,
白雕逆风归天际。

一站伦敦英格兰,
海雾弥漫风腥咸,
恍惚溯时船歌起,
甲板罗盘西洋剑。

午后茶香引神眩,
弯身探径玫瑰园,
金发绅士举杯盏,
浅啜深品邀饮谈。

二站巴黎法兰西,
绫罗馥郁没铁蹄,
推杯揽盏觥筹间,
遗失之物未得见。

三站落足德意志,
空清泉冽日暮迟,
九霄云上翔黑鹰,
血眸雪鬓语不知。

四站南下又向东,
古都天朝听佛钟,
茶凉人走知天命,
白马过隙形匆匆。

五站淌海至彼岸,
秋刀鱼熟诘本田,
言谈...

放个前年的小段子混更。……

以前怎么想的故事发展忘记了.现在想的话大概是这样:

阿尔弗雷德就只是因为魔法失误被传送了过来,除了知晓未来的事情什么都做不了.

"我想要有朋友."

"其他愿望呢?"

"想要变得强大."

"嗯,这个没问题!你将来会变得非常厉害."

"…不会有人欺负我了么?"

"不会,以世界英雄的名义向你保证!"

……

"想和冬妮娅姐姐,娜塔莉亚一起幸福地生活…"

"啊哈哈至少有一段时间你的愿望可以实现,而且除了她们...

【APH/冷战组】一些小段子.

2017/1/31-2017/2/7.

"多是些可放心食用的小甜饼,尽管味道并不鲜美."
首发贴吧,集齐20个小段子搬过来."如有雷同咱们脑洞真像要不要一起玩."包含对生化危机7Demo(伪)必死结局的怨念。[.]

1.
阿尔弗雷德又一次撞上那辆车而停下.这已经是第十九次了,在这个网络上的赛车游戏中他一直以漂亮的技术和帅气的虚拟形象夺得众人目光,然而那辆不合时宜停在他前面的、涂有向日葵喷漆的车却将他的排名拉了下来.并且车主自身似乎不在意排名,只为阻挡他而参赛.
气愤的阿尔弗雷德发誓再也不碰这个倒霉的游戏,将游戏机摔到一边,转身到床上扑倒他沉迷游戏而久未亲近...

【APH/冷战组】虚空

虚空

他漂浮于黑暗。

无数音声环绕周围,稚嫩的成熟的平淡的艰涩的,根源无一例外拥有堇紫眼眸。

缄默等待使他幻觉时间正由液态缓慢凝固。幼时他在午后踏入森林,以极罕见的耐心观察包裹住昆虫的松脂,然而意义挥发完毕后便暴露出使人腻烦的普通颜色。

那些遥远的记忆搅和着密不透风的质地,紧紧地牢固地封住他。

濒临窒息而死前,音声重叠的间隙透进光亮。尽管足够微弱,在漫长的暗色中亦足以使视网膜刺痛。

像溺水之人渴望抓住稻草,他朝唯一的光线伸出手。

然后,睁开眼睛。

[1]

晚霞蕴含蜜柑香气,城市沐浴在温暖光辉中,如披裹诞生了小美人鱼的笔下缓慢燃烧的新衣。

人影穿过W学院前梧桐投下的阴影,愈发...

[雪兔组|短打]你的离开.

整理笔记发现的前年物,三十多个坑之外唯一写完的.旧文不要计较.

"2015/11/17.

突发事件产物.名副其实的短打..文风突变.无深刻寓意.非国设。甜。确实是糖。"[.]

-
万物始于静默,隐于喧嚣。
因此伊万发现基尔伯特离开是在结束聚会回到公寓的安静夜晚。他脱掉熏上暖和酒气又被初冬凉夜洗涤过的大衣,靴子换成柔软舒适的绒毛拖鞋,甚至慢条斯理叠起手套收进口袋仍没得到意想中的回应。他望向深处,熄灯的卧室漆黑一团。
换做平常青年多半会盯着电脑屏幕中的感染者,指尖在键盘上迅速游移并敲击鼠标与之奋战,头也不抬扔给归者一句习惯性的“欢迎回来。”剩下一小半的可能性是从画架后露出几根胡...

“那时我正在建造巴别塔。”

他侧耳倾听屋外雨打窗棂,一边嘴角向上歪起。

“很宏伟很漂亮的工程,你一定想象得出吧。通过那座塔,我可以去往乐园,造访诸神居住之所……”

木台不断迸溅细小水滴。

“塔的基座已经建成了,完成后的样子也设计好了。只差继续添砖加瓦,你不知道为什么停止了吧?”

遥远处传来重物坠落的声响。透过深重雾气,声音朦胧而不真切。

“因为……某一天啊,我忽然发现砖瓦早已腐朽……那些破败的结构无法支撑这样高耸的塔,甚至连栋小房子也建不成。我憎恨这种将为人鄙夷的徒有其表……我所做的都被称为耻辱。计划便搁浅了。我失去为之努力的目标,终日饮酒作乐,睡至日上三竿,在一成不变的茧中虚掷生...

嗨,小家伙。

可是我家在六楼啊。

1 / 2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