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高达SD/AS】微小说13题.

翻到了去年2月写的.过了一年现在好像写不下去了…以后找个机会填起来.没什么深刻意义,就只是因为AS太冷的自给自足[.]

Adventure(冒险)

真驾驶着未合体的核心战机挡在敌方对Minerva弹道上.
Savior正从不远处飞速赶来,阿斯兰咬紧牙关引擎开到最大.

Angst(焦虑)

"真,你能不能不要…"
"真,不可以…"
"真,这样做很危险…"
阿斯兰似乎每天都为这种事情焦头烂额.明明毫不构成威胁啊?
…不过他皱眉的样子还挺好看的.
真咬了口面包漫不经心地想.

Crackfic(片段)

"真,是'阿斯兰'."
那人偏过头来,嘴角温和上扬同时眉头微皱.真无意识睁大眼睛视线被全部夺取,心跳莫名加速.张了张嘴一时失语.

Crime(背德)

"为什么还能对我露出笑容?!"
"明明都伤成那样了…"
"我可是,想杀掉你的人啊!!!!"
阿斯兰逃亡后的夜里,梦到真在很远的地方对他大喊,熊熊燃烧的愤怒表情被泪水浸满.

Crossover(混合同人)

"诶?刚大木…么?似乎是和persona很像的东西…不过,真的好大啊!好厉害!你说是吧,搭档!"
从刚刚开始就兴奋不已的花村阳介替一直默默观察的鸣上悠发表了全部意见.
"那是'高达',阳介."

Death(死亡)

每天都近在咫尺.
被炮火血海洗礼过,习惯了战争厮杀的心灵和身体.只是操纵机体的一个失误就会永远沉入黑暗冰冷的深渊隔绝一切羁绊.
即使这样,也还能感受到爱的存在,也还有着想要保护的世界.
算不算是一种幸福呢.
真在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地想着.意识中最后留下的是枫树林中玛由灿烂的笑脸和一双熟悉的海水绿眼眸.

EpisodeRelated(剧情透露)

"真.听我说."

"你在未来会驾驶着最新锐机体所向披靡.成为Minerva乃至ZAFT的真正王牌."

"然后…被我击坠."

Fantasy(幻想)

长出猫耳和猫尾的真面颊绯红地不甘心地瞪着这边.在看到食物后"喵"地叫了一声扑过来咬住手里的小鱼干顺从地卷起尾巴摩蹭着自己.

…阿斯兰觉得心要化了.

Fetish(恋/物/癖)

即使是二人确定关系后单独约会的时候真也随身带着那个在阿斯兰记忆中出现率极高的粉红手机.频繁地拿出来看上一眼似乎成了某种强迫症状.有时看得出了神连阿斯兰口吻认真的说教都置若罔闻.

…跟手机结婚去吧.死妹控.

阿斯兰很想不顾形象地这么吐槽一句.

FirstTime(第一次)

"喂…阿斯兰…这是.嘶…什么奇怪的感觉…好难受…"

"真.放轻松.我不会伤害你的.很快就会过去了…"

只是换个绷带而已…他们俩至于这么引人遐想么?扒着墙角偷偷围观的露娜对雷语.

Fluff(轻松)

某个遥远的宇宙.

黑发红眸的少年提着装满游戏盘和受妹妹之托所买拉克丝·克莱茵CD的购物袋正一脸激动地与肩膀上停着绿色机械鸟的棕发少年讨论着什么.不远处深蓝发色气质沉静的同龄人倚靠着树干享受阴凉.他微眯碧绿眼眸双臂枕在脑后惬意欲睡.

FutureFic(未来)

过于沉重的话题。

Horror(惊栗)

真今天没有用一贯的带着敬语却充满挑衅意味的语气顶撞阿斯兰.

TBC.

评论(34)
热度(24)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