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雪兔组|短打]你的离开.

整理笔记发现的前年物,三十多个坑之外唯一写完的.旧文不要计较.

"2015/11/17.

突发事件产物.名副其实的短打..文风突变.无深刻寓意.非国设。甜。确实是糖。"[.]

-
万物始于静默,隐于喧嚣。
因此伊万发现基尔伯特离开是在结束聚会回到公寓的安静夜晚。他脱掉熏上暖和酒气又被初冬凉夜洗涤过的大衣,靴子换成柔软舒适的绒毛拖鞋,甚至慢条斯理叠起手套收进口袋仍没得到意想中的回应。他望向深处,熄灯的卧室漆黑一团。
换做平常青年多半会盯着电脑屏幕中的感染者,指尖在键盘上迅速游移并敲击鼠标与之奋战,头也不抬扔给归者一句习惯性的“欢迎回来。”剩下一小半的可能性是从画架后露出几根胡乱翘起的银发,等伊万绕到背后紧紧抱住青年并把头枕在颈窝乱蹭着嘟囔时那人才会暂时停笔,聊起彼此一天的经历。现在两人合租的公寓里摆设整齐毫不凌乱,少的是某只发色耀眼的青年。
“基尔——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啤酒全喝光喔——”
寂静无声,除掉他仍未完全平复的呼吸和向窗不断发动自毁式袭击的风的暴怒。
往常效果最为卓著的威胁此刻徒劳无用。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伊万眨眨眼睛,晶紫眸色逐渐浸染脱离掌控的晦暗。更为疯狂的是屋子里还遗留着银发青年的气息,雨后薄荷叶的味道灌进鼻腔时愈发浓烈。
他快要窒息了。
——这是谋杀哟,基尔。

-
“住手。不对,住嘴!本大爷这就出去,所以放过无辜的啤酒!”
基尔伯特以飞快的语速喊出来,从垂到地面的窗帘后跨出一条腿,另一条腿将要跟进时却勾到了布料没能踏上地面,因此重心不稳险些半裹着窗帘亲上家中的地板——事实是伊万早已料到般赶过来将他接好,所以他狠狠摔在了后者柔软的怀抱里。
“呃……放开本大爷。”基尔伯特眼前闪着细小光亮的星星,缓过神来抬起头反而猝不及防撞进更光亮的澄紫眼眸。他张了张嘴,无法继续发出声音,像只刚刚脱离湖面的鱼。他望着伊万,伊万也望着他。眼眸宁静就像暴风雨前的海洋,却闪着奇异的光。
“基尔是不是很喜欢被绑起来?”
基尔伯特听到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死。
“咳……怎、怎么可能啊!本大爷绝对不会喜欢被绑着!”
他极力反驳。
“那为什么把自己藏在一边绑起来呢……啊,莫非是送给我的礼物?”
“不是!本大爷只是想开个玩笑……”
他越说越没底气,声音小了下来。伊万的反应看起来不太妙。
——本大爷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
“喔。玩笑么?”伊万收敛了表情似乎陷入沉思,看不出有几分认真。“那我也来和基尔开个玩笑好了。”
他低头碰了那人的鼻尖,在他反应过来前吻住双唇。
“礼尚往来。这可是基尔教我的。”
基尔稍微睁大漂亮的眼睛。

-
他很快就寻到了同居者的踪迹。原本被一个生土豆压在餐桌上的小纸条安分守己躺在他手心时,他露在围巾外的脸颊因寒风染上的晕红尚未褪去。
上面凌乱潦草却意外有劲道的字迹,根本不需思索出自谁的手笔。伊万已经看见基尔皱着眉头咬着唇,将旅行箱靠在四腿椅子旁,匆忙斟酌字句的有趣场景了。
有趣。前提是基尔确实会回来。
“给还没回家的蠢熊:最帅气的本大爷被老爹叫回去了。……以后可能见不到本大爷了。”
为什么不说暂时见不到呢。为什么不说很快会回来呢。各种想法在他的大脑里疯狂交织纠缠成毛线团,再被那句话一把火烧掉。他大口喘息着,像是刚刚逃离焚尽栋梁的厨房火灾和浓烟需要呼吸新鲜空气。
基尔伯特去了沙漠,去了海洋,从此与合租的小公寓绝缘。
多棒的情境和未来。之于所有人。

-
“……不,因为还有个蠢家伙等着本大爷。”

-
他发誓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回到温暖的小公寓,看到一只睡死在沙发上的东斯拉夫熊。眼角还有泛红的泪痕。
“喂,伊万……伊万?”
那人没回应,睡得太熟以致像是已经死去多时。
“……嗯?”
伊万醒过来,瞳孔尚未聚焦,神情茫然无措像个初生的婴儿。
“基尔……基尔……”伊万弯起嘴角,语气轻松愉悦反复念叨着他的名字,“一定是我的愿望传达到了,所以神给了我这样的美梦……”
“喂,等等,本大爷……”
“多少甜言蜜语都不够喔。喜欢基尔,最喜欢基尔了。”他抬起头,眼睛里是与那天如出一辙的奇异光芒。
基尔伯特忽然发觉自己无法移开视线。
“基尔是属于我的。”
他吻上薄如蝉翼的眼皮,鸽子血般绮丽的色泽在其下流转。
“基尔只属于我喔。”
舌尖,上壁,舌根。他结束绵长的吻。青年趴在他怀里大口喘息,像被施了咒语动弹不得,原本微凉的唇染上他灼热的体温和酒精味儿。
“再也不会让基尔离开了喔。”

-
因梦中诸恶皆可谅解。虚妄之言不得作真。

“你喝多了,一回家就倒在沙发上。本大爷辛辛苦苦照顾你还不说声谢谢。”
基尔伯特勾起手指挠挠脸颊。
“咦?昨天基尔?”
“……那是个梦。”
基尔伯特犹豫片刻,最终下定决心般凑过去轻碰一下伊万的嘴唇。
“但这不是。现在给本大爷清醒,然后下床。该出去买点儿吃的了。”

Fin..


评论
热度(25)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