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APH/冷战组】一些小段子.

2017/1/31-2017/2/7.

"多是些可放心食用的小甜饼,尽管味道并不鲜美."
首发贴吧,集齐20个小段子搬过来."如有雷同咱们脑洞真像要不要一起玩."包含对生化危机7Demo(伪)必死结局的怨念。[.]

1.
阿尔弗雷德又一次撞上那辆车而停下.这已经是第十九次了,在这个网络上的赛车游戏中他一直以漂亮的技术和帅气的虚拟形象夺得众人目光,然而那辆不合时宜停在他前面的、涂有向日葵喷漆的车却将他的排名拉了下来.并且车主自身似乎不在意排名,只为阻挡他而参赛.
气愤的阿尔弗雷德发誓再也不碰这个倒霉的游戏,将游戏机摔到一边,转身到床上扑倒他沉迷游戏而久未亲近的、正发呆的恋人伊万.
他没看见,伊万悄悄将手里的游戏机藏到了枕头下.屏幕里温暖的向日葵盛开在车身上.

2.
将虎口挤出锐角,拇指与食指比成漂亮的枪形,阿尔弗雷德顶着伊万的前额作了个无声的口型.
伊万翘起唇角,描摹他的动作,缓慢对准美国人的左胸.
"砰。"

3.
没有什么是时间解决不了的。
不包括体重。
伊万看着从阿尔弗雷德站上去起数据飙升显示错误的体重秤,默默锁起了柜子里的豪华装可乐.
"嗨,嗨,万尼亚.可乐会难过的,它们怕黑."
"我也会难过的,琼斯.当我看到我的死因是被一只大型金毛压死时."

4.
伊万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阿尔弗雷德像命中注定那样彼此对立,在大雪纷飞的街道擦肩而过,不曾回头.
当他醒来,他看见桌上的花瓶中插入了新剪的金黄葵花.阳光下的花朵沾着露珠,精神抖擞.花叶中插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
"From HERO with LOVE. XD"

5.
童话总有完结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端着猎枪,切实地感受到这一点.
"那么你要怎么做呢?射杀我,或者被我吃掉?"
拥有烟紫眼眸的狼人注视着他.
"开枪啊,猎人先生."
小红帽和外婆都平安无事地睡在木屋角落,若这只狼没有吃人就没有射杀他的理由,尽管他是只狼.
然而阿尔弗雷德是猎人,生来便注定要将狼射杀.伤害无辜者却又不符合他的英雄主义.怎么办呢——
他将猎枪对准自己的额头,想着枪筒也太长了.
正在猎人准备扣动扳机的刹那,狼扑了过来.
然后?
然后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住在猎人家附近的白兔先生说每晚都能听到狼人先生在叫,不过叫声一点也不可怕.
无视伊万阴沉的脸色,阿尔弗雷德给这篇童话点了个大大的赞.

6.
枪林弹雨。
完美解决敌人,阿尔弗雷德单手叉腰吹了一下枪口硝烟.
黑魔法师举起水管形法杖,从背后轻轻地、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
[玩家阿尔弗雷德,HP-999.]
他看着屏幕里只剩一滴血濒死的金发射手,嘴角抽搐.
"——为什么你明明是个法师近战攻击力却这么高啊射手血薄,血薄!"
"咦,可是别的玩家被敲一下就不动了喔…"
"所以你想杀了我么!喂!"
阿尔弗雷德躺倒在地吃下汉堡回血,盘算着今晚趁伊万睡觉时悄悄登录给那只黑魔法师换上女仆装.

7.
用三个单词写个悲剧故事?
"I killed him."
喜剧呢?
"He revived again."

8.
心机猫,绝对是心机猫.
阿尔弗雷德领回家的俄罗斯蓝猫又一次窜上他的床,抬起脸用无辜的眼神注视他.作为心智健全的十九岁美国青年他对这种眼神确实…没有抵抗力.何况那只猫有奇异的紫色眼睛.他只好暂停游戏掰下一段热狗肠,喂给那只猫咪.
猫咪嗅了一下,嫌弃地别开头走进他怀里拱来蹭去.
……好吧。他抱着那只猫离开温暖的被窝,拿出金枪鱼猫罐头.
猫咪立刻跳出他的怀抱,吃完美食转身就走.
……阿尔弗雷德表示,他突然想吃猫肉火锅.

9.
吸气,呼气,吸气.
机械地重复着呼吸过程,他忽然想起家里那只猫.
他只是上街买了些鱼子酱,回家路上那猫就从某个角落跳出来跟着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戴眼镜的猫咪.
也是第一次看见猫对汉堡感兴趣.
更是第一次允许猫咪搂着自己睡觉.
他的腿被瓦砾砸伤了,压在沉重的石料下.光线从极细的通路穿进来.就像只猫的大小,他想.
灾难发生时伊万正在寻找闹脾气跑出家门的猫.
吸气-呼气-吸气.救援应该正在赶来的路上.
然而在那之前,黑暗中浮现两颗海蓝宝石.

10.
"我没想到会有别人在这里."
那对蓝宝石的持有者发出鼻子用力吸气的声音,伊万联想起某种适合拉雪橇的犬类.
为了保存体力,他没回答.
"嘿,你是人吧?…不,不会是鬼魂什么的,不是吧?"
尾音有努力掩盖的颤抖,伊万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觉得会有鬼魂被困在这种地方么,阿尔弗."
阿尔弗是他的猫咪的名字.
"当然不…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伊万挑起眉梢,由于黑暗阿尔弗雷德只能看见那双烟紫的眼睛稍微眯起.就像他家的猫咪…
"俄罗斯人的魔法唷."
真像他的俄罗斯蓝猫.阿尔弗雷德感到莫名不爽,缓慢起身.
"啊.那我也给你看看美国人的——"
拥有怪力和猫的美国青年阿尔弗雷德·F·琼斯(19),单手举起了一片废墟.
因此提前获救的不愿透露姓名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表示,他仍在寻找他的猫咪.

11.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就会化掉了吧.
伊万坐在台阶上,他无法行动,小冰人都无法行动.他们交谈的声音在人类耳中是冰雪融化,细微隐匿.
别灰心,我们还有一整个夜晚.说这话的阿尔弗雷德也是小冰人,但他被制作出来时,一片玫瑰从工匠窗台上飘落.他就成了唯一有心的小冰人,尽管那心并不温暖,来自拥有尖刺的植物.
夜晚…太寒冷了.伊万坐着,阿尔弗雷德也坐着,无数小冰人并排坐着.小冰人们在夜幕下等待天亮,他们从未见过太阳.有意识起便在低温的暗室中,度过漫长的黑暗,醒来还是黑夜.
阿尔弗雷德没出声,过了很久,天际变成蒙尘的浅蓝.
我一直很好奇啊,你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呢?
小冰人们并排坐着.
轮到伊万沉默,许久他说,阿尔弗,天要亮了.
阿尔弗雷德突然开口说,你知道么伊万,我们被制作出来就是为融化.在遥远的北国有无数的雪,我们可以躲在阴冷的地方讲故事,去想象温暖的小岛和盛开的玫瑰花田.到处都有音乐,就像我们身后传来的一样,不,比这还要好听上千倍.
这些都是我的心,这片玫瑰,告诉我的.她还说当我们完全融化她就会暴露出来,路过的王子会低头向她致意,因为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
刹那间,阳光刺透他们的身体.
——我曾以为你的心会是温暖的,可我触摸不到,原来你就同我一样寒冷,寒冷且孤独.
得不到救赎的漫长的黑夜,那之后的光明无比疼痛.
展览结束后,人们踏过宪兵广场台阶上逐渐干涸的水渍,携家伴友前往音乐厅.那其中有片小小的花瓣,但它很快就被踏进污泥里了.

12.
不听,不看,不知道.
若是这样就毫无烦恼,但是必须去听,必须去看,必须去知道.
不踏着过去自己的尸骸就无法前行,每一分被践踏的痛楚都缓慢而坚定地加诸于身.
尽管被揭开的事实散发苦寒,知道越多便会愈发厌弃愚蠢的自己.
所以——
"所以这游戏到底怎么通关啊!"
又一次尝试密码错误,阿尔弗雷德烦躁地抓揉金发,以此泄愤按捺住摔新键盘的冲动.
伊万制作给他的解密游戏难度极大,但游戏高手阿尔弗雷德自认没这么容易被击垮.
破解了一个又一个谜题,金发蓝眼完全就是他自己平面化的主角被关在最终的密码锁外.
密码数位无限制,组合不限.电子屏幕外固定的字母是"I________YOU."中间是屏幕,上面还有行花体小字,"请输入密码".
"PASSWORD","LIKE","1225","ynxva397※","k3a◇5sc0",阿尔弗雷德尝试了许多排列组合,无一正确.
要是无法通关游戏,明天上学时伊万一定会极尽所能嘲讽他,他却不能反驳——
噢.灵光一闪.
"DESPISE",错误."DISDAIN",错误x2."RESPECT",错误x3.
好极了."FUCK",错误x4.
随着敲击键盘次数增多,时针滑至下一个数字,再到下一个.寒意逐渐攀上脊背.——他确实尚未尝试两个单词,而那两个恰恰是这类密码里出现频率最高的.
他早就知道答案.
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在键盘上敲入4个字母.
"I HATE YOU."
Enter.
门扉应声开启。


迎接他的不是通关后的鲜花与喝彩,亦没有期待中教堂上空扑棱翅膀的白鸽.
黢黑枪口正对着他.越过凝结沉默的黑洞,他望见无比熟悉的堇紫眼眸.
啊啊。伊万笑着——
扣动了扳机。


屏幕漆黑一片,右下角浮出字迹遒秀的End.

13.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也不会知道的是,当他把光盘盒摔进伊万怀里他就必定不会知道的是——游戏拥有另一个结局.
密码是他未来得及尝试的,"LOVE".

14.
"以英雄的名义,你被捕了."
伊万眨了一下眼睛,神情困惑歪头等待他接下来的动作,模样无辜.
"要在这里判无期徒刑."
阿尔弗雷德一脸严肃地说着,指向胸口.

15.
从小被金丝和赞美诗环绕的阿尔弗雷德王子又偷跑出了城堡.
消息被鸫姬衔着递给白兔,兔子用它向黑猫换了一株苜蓿,猫咪经过荨麻丛时被扎到尾间,勾住的话语就摔进土地,于是所有的芦苇和荆棘都知晓了,有这么一位顽皮的王子阿尔弗雷德,又跑出城堡啦.
拥有漆黑羽翼和奶金发鬓的魔王降落在王子面前.
"日安,小王子.也许你不介意把你的灵魂分我一点?我会尽量不撕裂它."
阿尔弗雷德走过去,"我可以捏一下你的翅膀么?我会尽量轻一点,比抚摸玫瑰花还轻."
魔王思索一会儿,同意了."当然可以,我的小王子."
于是阿尔弗雷德走过去,向着魔王的翅膀伸出手——当只差一层蜻蜓翅尖的距离就碰触到时,他忽然拽住了魔王的尾巴.
魔族必须与第一个碰触到自己尾巴的生物缔结婚约,就连魔王也不例外.
于是,这对新人在城堡顶层的大型广场举行了婚礼,整个王国与所有魔族都为他们祝福,歌颂小王子勇敢机智的词句不断被吟游诗人编制出来,每一棵小草都乐于倾听——


"你见过这么蠢的魔王?写这个故事的人脑袋里可能进了可乐,像你一样."
"我想魔王是对小王子一见钟情啦.是个挺不错的睡前故事,对吧?大团圆结局!"
阿尔弗雷德俯下身体,去亲吻他美丽恋人的黑色弯角.
"晚安,万尼亚."

16.
除你之外早已无人知晓,除你之外早已无人惦念.创造过的喜悦和罪孽,都是只属于你的宝物.
去看一眼吧,不惧风雨,不畏霜雪,去看一眼吧.
因为不这样做就无法前行。

——

有不短篇解释不清的预感所以这个段子结束了,好,下一个.(

17.
阿尔弗雷德的直觉一向很准。
譬如他在那段时期优先选择隔岸观火,坐收渔利.
譬如他避免和某个联盟短兵相接,直到经年累月的冷战将牢不可破变成一个笑谈.
譬如他知道某些东西将由他亲手毁灭,但他从不后悔.

18.
短促的类比.
阿尔弗雷德和酒精.
伊万和冰激凌.

19.
伊万追踪那家伙很久了.
起因是家中失窃,罪犯却对钱币视若无睹,只偷走了一样东西.
此后每天那家伙都会悄无声息到他家中,偷取一份物品.即使锁好窗户也毫无用处,房间没有过被破坏的痕迹.
这天,伊万决定伪装成自己已经出门,引诱罪犯上钩.
他躲在门后屏息静气,直到传来轻微的窸窣声,他立刻出来打开灯.
"啊,果然是你偷吃了我的鱼子酱."
他的布丁猫阿尔弗雷德立在餐桌上,胡须还沾着美味的酱料.
"坏猫咪."

20.
谁都经历过毁灭与新生,这算得上环绕国家与世界亘古不变的主题.
但,应该没有国家经历过这种情况…
阿尔弗雷德席地而坐,在房间角落嚼着大份薯条.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斯捷潘和伊利亚周身的气氛降至冰点,不时传出富有标志性的冷笑和语调昂扬的…嘲讽?大概是,他在这方面直觉很准.瓦连京抱着他昨天买给伊万的向日葵站在两人中间,似乎想要劝架,但迫于未来自己的威压说不出什么.
伊万…伊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三只以往时期的他.也许不能称为"他",但阿尔弗雷德想不出更清楚的区分方法.
这时,他接到了视频电话的请求.
来自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看向屏幕…噢,上帝.
伊万被三只美国包围了.

1-20.Fin.

评论(4)
热度(56)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