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APH/冷战组】琼斯丢了份回忆

没修过(懒得改),不是诗,互攻无差.忽略bug.低能预警[.]

《琼斯丢了份回忆》

琼斯丢了份回忆,
日落辗转星升寻,
搜遍脑海忆深处,
断片残垣空无物。

朝阳映海沙软细,
大西洋岸螺贝栖,
踏木乘舟启旅途,
白雕逆风归天际。

一站伦敦英格兰,
海雾弥漫风腥咸,
恍惚溯时船歌起,
甲板罗盘西洋剑。

午后茶香引神眩,
弯身探径玫瑰园,
金发绅士举杯盏,
浅啜深品邀饮谈。

二站巴黎法兰西,
绫罗馥郁没铁蹄,
推杯揽盏觥筹间,
遗失之物未得见。

三站落足德意志,
空清泉冽日暮迟,
九霄云上翔黑鹰,
血眸雪鬓语不知。

四站南下又向东,
古都天朝听佛钟,
茶凉人走知天命,
白马过隙形匆匆。

五站淌海至彼岸,
秋刀鱼熟诘本田,
言谈淡然语调浅,
生死别离皆随缘。

六七八九与千万,
檀香山越南极点,
直布罗陀百慕大,
归程险遇风暴圈。

唯一未探北寒地,
春夏苦短冬漫延,
似有谁人曾流连,
音容模糊怀抱暖。

停机落足冰雪起,
克里姆林宫顶金,
踏入红场倾耳听,
国歌庄严声蕴情。

头痛欲裂目近眦,
抱头蹲地蜷身嘶,
脑海空洞终忆起,
本无一物余影一;

——伊万·布拉金斯基!
何来暖意共缱绻,
本是寒流与死敌!

阳光耳语向日葵,
花田共赏心甜醉,
床榻交缠月作樽,
皆为虚空亦不存。

空洞不填且不毁,
烙印左胸似伤痕,
指抚阖目轻喟叹,
疼痛悄然无底深。

归途短暂跨白令,
半海赤澄半海蓝,
指触之地犹不属,
身躯已入国界线。

回望雪中数擦肩,
亲碎温存自熬煎,
踟蹰行路迹空留,
掩悲低叹直望前。

凌晨天暗章文递,
会议滔滔碳酸汲。
琼斯丢了份回忆?
美利坚从不在意。

评论(6)
热度(73)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