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冷战组‖短打]一块情人节小甜饼.


“有时我还挺怀念那段日子。”

阿尔弗雷德啜了一口邻桌推荐的香草奶昔。一定很适合你啊,曾经针锋相对的家伙坐在一旁温和微笑着说,你不是喜欢冰激凌么?他们习惯每周末到这家咖啡馆碰面,迎着午后日光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起初他险些反唇相讥,直到望见伊万眼里确实没有嘲讽他幼稚的神色。连他的眼神都被阳光柔和了棱角。

“你只是怀念你自己,美国。你怀念你的孤独。”

他会这么回答的。如果是伊万,除了沉默一定会如此回答。

所以没有言明的必要。答案早就了然于心,他们不需以对话缅怀过去,于是阿尔弗雷德也从不曾提起。他笑着举起纸杯,轻轻碰了一下伊万手中的。某种老派的、他曾嗤之以鼻的礼节。然而此时此刻,这是属于他们的仪式。

他用力吸吮甜腻冷冽的饮料,细碎冰片麻痹舌根善于感知苦涩的味蕾,“为我们的友谊。”口腔只剩木然的甜腻。没错,这饮料确实很适合他。

伊万的微笑像快要融化在阳光中,“为我们的友谊。”他手中的纸杯也轻轻蹭过阿尔弗雷德饮料的塑料盖。

宣判某物切实被埋葬的仪式。


评论(3)
热度(41)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