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Z Prpject]与谁都无关的幸福的童话故事

因为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样子 体内一直有两个声音

其一告诉我善待他人,心怀感恩,温和安定,不可妄语。

其一剥下我的表皮。当我聆听这个声音更多时,皮肤就褪去一层,露出底下更苍白的色泽。

按照引导我向着温暖的声音去联系世界时,我确实收获了一些快乐。依照自己的准则,我不说谎,诚以待人,打从心底感激向我施以善意的人并努力用善意回馈他们。尽管我认为自己很快乐并希望与我接触过的人更加快乐,这并没有抹消我对外界的恐惧。

当我信赖过的两个存在先后离开时,恐慌完全攫住了我的影子。因此我到哪里也躲不开这种恐慌,影子在黑夜里就是整个世界。像一年半以前一样,每一夜都是噩梦,每一夜的梦境都血肉模糊,充斥着可怖的鬼脸与哀鸣。尽是死亡与求死不得。

我只能试着去听见另一个声音。它什么都没说过,只是不断剥下我的皮层。还留有些许肉色的皮肤被剥去,露出青黑色血管的被剥去,撕下的皮一被阳光照射就化为纸屑。我也是纸片么。声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当最后一层皮脱落时,我看见了一只漆黑的无所适从的怪物。它用苍蓝的老态龙钟的眼神望着镜子外的我,发出噩梦里无数次听闻过的悲鸣。

啊啊。是这样啊。是这样啊。

这才是我真实的样子。他们都是被 这只怪物 真实的我吓跑了啊。

以前下意识抗拒他人接近的原因,刻意疏远有好感的谁的原因,无法得到救赎的原因,只是持续望着镜子就会明白。我早就知道自己是这种样子,只是不愿相信。因为这样一来,曾经试图带给他人的温暖的事物全都成了虚伪和谎言。好可怕啊,自己好可怕啊,为什么这么低陋的存在还活在世上呢,既然不会幸福为什么还要被创造出来呢。既然不会爱人为什么还被赋予了感情呢。

我已经听不见第一个声音了。

剥去我表皮的声音从未响起过。

漆黑一团的我再也不在乎曾经在乎的事物了。

所以,他人的眼光和看法都无所谓,会让曾经觉得可以成为朋友的人反感也无所谓,毁掉以前珍惜过的事物也无所谓。如果说过于接近就会发现漆黑苍蓝的怪物的姿态,一开始就露出狰狞之处即不必担心他人态度的反差伤害自己。于是,怪物在曾经亲近过的,还没见过他真实姿态的人视野里销声匿迹,披着斗篷走进了雪原,在洁白无暇的大地上咆哮。疯狂的谵语将怪物的足迹也染黑了,锐利的锋矛将怪物自己也刺穿了,望着血肉模糊的一切,怪物心满意足,自由自在地微笑了起来。真是太幸福了,真是太幸福了。怪物在孤独一人的世界里持续咆哮着,不需要听众,不需要朋友,害怕亲人悲伤而以虚假的积极的皮欺骗他们。真实的怪物消失在了雪原里,孤独的雪原是最幸福的乐园。怪物已经什么都不需要了,连自己的存在本身也全盘否定,当作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幻想吧。真是太幸福了,从没有这么幸福过,从没有这么自由过。

因为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样子 体内一直有两个声音

最近再也听不见任何一个了 真好啊 好冷啊 真好啊 像在做梦一样 太幸福了



评论
热度(1)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