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小学听这首歌与对二氯苯一样惊为神曲,找到日文歌词,细看字词蹁跹华美,惊为神作,其情悲切,其曲激昂,闻则恸哭不止。恍若物语,朦胧晦涩。后来抄下歌词与假名学唱,由于循环过无数次,一遍即通。


我没拙劣模仿文言,试图介绍应一下景,不然我都不好意思贴歌词。……


结果还真的是个……很悲伤的故事。


秋姐的版本很棒,无可挑剔。个人原因偏爱连与犬犬的版本,网易云上没找到。




日文歌词来源已不可考。翻译搬运自百度知道,煌须珠的回答。分割线下解说及四部作介绍亦全部出自其手,以表尊重,未作丝毫改动。




修罗之庭


作词:マイナスP

作曲:マイナスP

编曲:マイナスP

歌:镜音リン


翻译:煌须珠




華と散る夜話

时值繁樱零坠之夜


唐衣召す たまゆらの

霓裳翩迁 浮光流云


伽羅 ひたひたと

沉香一脉 隐约袭人



南蛮の娘 来たれり

南蛮之女 身姿显现


〜妄想 up gets 埋葬!〜


〜鵺弐 淨 赫赫 舞僧!〜


〜妄想 up gets 埋葬!〜


〜鵺弐 淨 赫赫 舞僧!〜


笹の葉の影 叢雲と朧月夜を

竹影横斜 重重浮云朦胧月夜


げに万紅の 朱塗りの浮船でいく

乘著万紫千红的 朱漆浮船 进发


花開く音の慟哭

花朵绽放之声犹如恸哭


鳥が語る無常の形相

鸟儿正絮语着万象无常


風の舞いの誇らしさに

风过舞动的傲然姿态中


月が捻じれて朱雀へ

月色搅成一线流向南天


〜妄想 up gets 埋葬!〜


〜鵺弐 淨 赫赫 舞僧!〜


〜妄想 up gets 埋葬!〜


嗚呼、只、祈り願へよ

呜呼,便此,献上祈愿


儚き定め 個の無常を

为这幻然宿命 这世事无常


今宵は 皐月のまにまに

今宵 便随五月之月而去


傍らに君、叶わぬ夢幻

身侧有你,不过痴人梦境


-良い嬰児 椰々 先制に一手 夜路-

-咿呀呀 哦呀呀 做坏事可是不行的喔-


胚。

好。


あちぎなしとて せせら笑ふ鴉夜叉と

“勿往那处去” 夜叉鸦於嘲笑间絮语


あなやと暮れる 犬 猫は 流石なり

惊叹摇摆之际 犬 猫皆作 迟疑之态


天津の雨いたう降りし

天际之上雨水绵绵倾泻


人の問いを露と答え

答以世人此生譬如朝露


唐木たてまつるの其方の

被敬奉以香木的那一位


草紙 いわけなし 嘘言

所书不过 天真 虚言


嗚呼、在りし日の時雨

呜呼,往昔时光之阵雨


とめどなく降る 眼に

无休无止打落 眼中


今宵は、月こまやかなり

今宵,月光如水涓涓漫溢


其の姿には情さえにほふ

此番姿态 唯情一字 可拟其辉


嗚呼、只、祈り願へよ

呜呼,便此,无尽祈愿


果敢無く惑ふ げに夕日に

畏缩徬徨 卷没夕阳之中


其の夢は 御伽のまにまに

其之遗梦 依随幻境之步


攫われていく 叶わぬ余、囮なり

悉数飞掠而逝 馀此痴人,画地难出


-良い嬰児 椰々 先制に一手 夜路-。 

-咿呀呀 哦呀呀 做坏事可是不行的喔-


--------------------------------------------------------------------------------



自南蛮而来的鬼娘所生的婴孩,凛。在她幼时,曾有过一次百鬼夜行。她被其中的魑魅魍魉所吸引染上了瘴气,由鬼子化作了“修罗”。如此一来,村民的嫌弃与藐视愈发浓厚,终於将其迫入了穷途。

十馀年後,化身为鬼姬的凛兴起了复仇的念头,向村里发起了袭击。她率领著一众牛鬼蛇神,以其无人可当的妖力大肆杀伐,甚至亲友亦未能逃过其手。

“感情、记忆、世间一切,我都不要……”

终於她被作为犯下大罪的怨鬼,囚禁起来。拔除了精气的凛置身於地底深处的牢房中,仅有的一线窗棂常为人影所遮,连月光亦无缘得见。

走马灯,丑时三刻的幻梦。

少女坦然直视的目光刺痛了哀怜的鬼姬的背脊。

“吾知大罪时已迟。”

--------------------------------------------------------------------------------

本篇为四部作的第一部。

顺序依次为:修罗ノ庭 -> 异形ノ鬼 -> 狂騒ノ现 -> 囚ワレノ氷雨

因一部汉字难解其意,译文主要以所唱假名为基准。

花鸟风月:基本等同於“风花雪月”。

天人唐草:因不知典故,故未保持原文顺序m(_ _)m。有同名漫画,主人公是一名在长期压抑之下陷入内心疯狂的女子。

丑时三刻:相传会接通神界或阴司的暧昧时间点。怪谈故事中也常以“在草木沉眠的丑时三刻”作引。



评论(2)
热度(3)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