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藓

由此看来世间万物皆无稳固维系之根基,即,万事无常。

"很遗憾,并不存在。"

玩炉石看见吉安娜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清澈透亮,稚童之眸。他凝视曾属于自己的眼睛,风声徘徊于整片洛丹伦大陆,森林低语其名。父亲与恩师向他讲述荣耀,教导善良爱民之道;圣光庇佑他不畏险阻,指引前路。作为符号近乎完美,作为人重望压身。曾救下的男孩被邪术折磨蚀尽原本身躯,瑟缩于铁笼口淌涎水。他的救赎便不再存有话语,仅剩圣光或剑。背弃,孤独,屠杀,手刃。人类王子的传说伴随钟声与花戛然而止,洛丹伦的骄傲堕入黑暗。祈祷蜕为诅咒,呼唤掺杂鄙夷,最终万籁俱寂,魔剑不分昼夜驱使下命。此后他只看见黑,光明遥远而惨淡,接近时即由他踏碎。于是剑刺入胸膛,理想化的虚影哀鸣消散,他的脏器与胸前坠链同样冰冷。而缥缈某处,时光倒转,奎尔萨拉斯层林尽染。年幼的王子阿尔萨斯初至精灵领地。风行者穿梭林间,长发与日光同样耀眼,弓与翎箭由艾露恩的祭祀施以祝福。谁都未曾饱尝折磨仇恨,仿佛绝不将被咒诅为女妖发出嘶哑凄叫。

评论(1)
热度(2)

© 光藓 | Powered by LOFTER